高数我求你善良

目害物语 转苦无

太!!下作了!!!

沈黙の繙読者:

  鼬和止水在做体术演练的时候,手里的苦无转了一下。




  “啊,就是这个招式!”大和在一旁看得下巴离了手掌说,“这个把苦无转一圈才刺落的手法,是卡卡西前辈以前也常用的。”




  “啊?”凯说。




  阿斯玛也转过了头看。




  “这算什么,卡卡西他还能同时转两个。”带土说道。




  “是吗?同时转两个……那还真是厉害啊!”止水以脚边抵住地面,强行收住被鼬击退的态势,一边试图还击一边说道,“不过以鼬灵巧的手指,我想同时就算转三个也不在话下吧。”




  “三个还真是个不小的挑战呢。”鼬说。他嘴里虽不紧不慢的,眼睛却直盯着止水,缩起肩膀如一只小猫般将身体勾拢着,接下来以几个非常微妙的角度避过了止水全部的攻击。




  “怎么还比上了?”带土说,“这有什么好比的?在别人认真作战的时候转苦无的这种伎俩,就像卡卡西,他那个下作的手势……”




  “什、说这是下,下作的手势?!”大和说。




  “诶,这么一说……”凯说,“作战的时候到底为什么要转苦无……”




  凯相信卡卡西不会做无意义的事,凯陷入了思考,而阿斯玛则直白地转头问道:“卡卡西你为什么转苦无?”




  “……我,我下作吗?”卡卡西没有回答阿斯玛的问题,他似乎深受打击,脸上的表情也是很不明所以。




  “是……是因为手吧……”大和说,他看看卡卡西,又看看带土,看看带土,又看看卡卡西,“前辈的手指很白……我是说搭配苦无边缘的高光,一旦旋转起来就会显得炫人眼目,如果在打斗的同时由于光芒耀眼看不清攻击,也会对分散敌人注意力起一定的作用吧。”




  “原来是这样啊!”凯恍然大悟。




  “但这钟做法对拥有写轮眼的对手会起效么?”阿斯玛犹疑地说道,“还是说正因为是使用瞳术的对手,所以才更具效果?”




  “什么?竟然不是单纯的秀技术吗?!”止水插嘴道,因为分心,他这次差点被鼬给击倒。




  “不不,这倒绝不是在单纯地秀技术。”凯说,“因为有段时期卡卡西经常在体术比试时一有空就转苦无,我看到他这动作,也会觉得头痛……而且不知是否错觉,在转过苦无后总觉得降下来时的攻击力也加强了。”




  “攻击力也会增强?”阿斯玛叼着的烟要掉了,“转几圈难不成还会有什么实用效果?一开始带土说下作,我还以为是指手指插进苦无尾部的圈子……”




  “阿,阿斯玛前辈啊啊啊!”大和说,他听了这话后简直是面红耳赤。




  “看看,看看,谁才是最下流的思想。”带土说道。




  “但是攻击力真的会加强吗?”止水忙里偷闲地问道。




  “止水!那鼬的攻击力加强了吗?”凯大声问道。




  止水听了凯的疑问,突然改变战术,硬生生接下了鼬接下来的几招:“啊……好像是……加强了……啊啊,真的是加强了!”




  “攻击力加强是为什么?”大和有些跃跃欲试地说道。




  阿斯玛也紧盯着鼬和止水的战斗,他的表情一开始是严肃的,而后才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飞快地转过脸道:“喂,带土!转苦无的这个技巧难道是……”




  “对,就像你想的那样。”带土说,“是离心力作用的结果。”




  “本来也不是什么为了花俏而使用的手法,只是当体重和力道都处于对手下风时,以苦无的旋扭来掩饰纤细的手腕,为尽量对成人体型的敌人也造成强大的打击所使用的技巧。”




  “那么卡卡西他几乎后来已经不再对我使用这种技术,也不是因为我不是使用瞳术的对手?”凯说。




  “卡卡西在我们都刚发育那会,他长得慢。”带土说道,“年纪小嘛,整个人都跟不上,看上去都小一码。所以无论对你们还是我,用到苦无都只能转几圈再落下,不然对撞的时候就会直接击飞出去。”




  “但他现在也长大了,和我们之间不再是鼬和止水这种体型和力量差,你的动作也更快,所以他更多追求速度,也无暇再使用这种手法。”带土说。




  “你原来很清楚嘛……”卡卡西说道。




  卡卡西这时对带土说的这句话,颇有些带了像要兴师问罪的意味,因为他对带土刚才是如何形容他技术的这件事,还很耿耿于怀。指转苦无虽然是很正直的技法,但在带土眼里却不同,那还真是个很下作,非常下作,真是下作的手势哪,正因为越是想要掩盖力量的欠缺,就越是让人无法不去注意那背后想藏起来的,让人能一把捏握住的纤细简单的手脚。




  “这家伙是天性的忍者。”带土对凯和阿斯玛说,“你们看,我有时真羡慕他,不用什么查克拉武器,也不必要什么血继限界,只是使用忍者学校里教的几样简单基础的忍术,甚至只是一把苦无,就能发挥它们能有的最大的力量。”




  “哟,现在倒是变得很会说话了嘛。”卡卡西说道,“那这位带土大哥,既然我是天生的忍者,你又是什么呢?专门在得罪了人以后说大话哄他的牛皮精吗?”




  “我当然……就是上天赐予给你的对手。”带土郑重其事地说道。




  “喂喂,对手可是我的人设。”凯说道。




  带土不理他的插话,继续说:“你负责,发现每个忍术,每件忍具的巨大力量,而我负责,让你无论如何发挥最大的能力也依然被我击败,再开发,再击败,从此不断地开发,不断地无力被人按在身下,摩擦摩擦。”




  “你们够了,我说……鼬还未成年呢。”阿斯玛说。




  “话虽然这么说,带土你还从来没打赢过卡卡西吧?”凯说道。




  “不要拆我的台,凯。”带土说道,“哪怕打不过,至少现在还能说说大话。”




  “啊,说到了这个。”卡卡西把一只手按在带土的头上,另一只手抱住了他的肩膀,凑到了他的耳朵旁说,“今天的晚饭,我有一点想要吃……”




  因为他压低了声音,后面的话大家都听不清了。




  尽管大家不知道卡卡西为什么在这时候突然提到自己的晚饭,而带土好像真的也认真地开始考虑起了他的晚饭,只是看带土的反应,他是听了这句以后一瞬间有些愣了下,再接下来,又突然有点脸红。




  “哦。”带土说。



评论

热度(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