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水加盐

鼬佐原作细节梳理 141-148 兄弟·再逢

A SMALL TRUTH:


  • 幻象

    作者岸本在最近的访谈中表示自己最喜欢的角色有鸣人、鹿丸、丁次(……)、小李等,而佐助因为不坦率颇让其苦手。作为一个补番党,我不知道他在过去漫长的十五年中有否“坦率”地表示过他喜欢鼬,至少在种种表象看来,作者在这一角色身上倾注的心力是毋庸置疑的。


    在我看来整部火影两条线最为出色,一条是鼬与佐助整个兄弟纠葛与佐助性格发展的这条线,另一条是卡卡西带土处处伏线最后才乍然收拢的泼天狗血(不),这两条线处理得精巧,耐得起推敲,相比下鸣人线仿佛是一部打怪升级收后宫的RPG,樱更糟糕……RPG都捞不着,活脱网游的临时加点,要打仗了,给樱堆点医疗、堆点怪力、堆个百豪……真是不提也罢。


    在岸本精心地一再铺垫下,鼬以一个冷冽、同时也妖异的形象出现在众人眼前。为了烘托鼬的强,在还未“上忍不如狗”的年代,岸本一口气堆上了三位精英上忍,阿斯玛、红与卡卡西。然后……宇智波鼬用一脸苏得叫人腿软的表情,说出了如下这番话。

    “……请不要管我,我不想杀掉你们。”

    倨傲,平静,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礼数和优雅。作者简直只差把一个苏字刻在鼬脑门的护额上,而鼬与红压根称不上“交锋”的交锋,鼬甚至连最微小的动作都没有,就让红轻易地陷入自身的幻术中去。这一层铺垫也昭示着,宇智波鼬,是一名幻术的究极者。






随即,前期代表木叶最强战力的卡卡西不幸成了鼬施展幻术的第一个牺牲品。幻术意味着虚无,连同宇智波鼬这个形象,也是一个巨大的虚像。


逆光与反相,光和暗的逆差,鼬的面目却始终不清。↓








  • 平行

    在兄弟重逢这命定的“时刻”到来之前,岸本采用了类似电影中平行蒙太奇的手法来凸显戏剧化的张力。所有人(书中人与读者)都认为他的目的在于佐助,事后我们也知道鼬的确是为保护佐助而来,但这里却蓄意将目标错置在九尾人柱力·鸣人身上,形成一种目标的倒错。


    鼬对战卡卡西时,佐助正在宇智波一族的南贺神社,独自面对石碑沉思。他为何来到这里?是因为三色丸子勾起了记忆中鼬留下的话语,还是卡卡西一句“买祭品”让他思念起了族人?


    同时,全数茫然的鸣人……愉快的吃着拉面



    卡卡西的记忆引入自来也与晓的计划。(其实是因为鼬这一幕撩头发的风情……



    自来也带着鸣人外出修炼,而此时的佐助正因鸣人的变强而焦虑,这焦虑并非真正对鸣人的嫉妒,而是对遥不可及的“鼬”的焦灼。



    同一时间,不同空间。寻找理由不与自来也开战的鼬,与急于变强而求教卡卡西的佐助……一切被刻意处理得风平浪静。







直到凯莽撞地闯入,喊破鼬正在寻找鸣人的事实。佐助立时变色的神情中,被拉成一条细线的平静骤然崩断。往下的场景随着佐助的追寻快速切换,仿佛能听见画外一片急促的鼓点。





一边是自来也带着鸣人优哉游哉的住店,与美女插科打诨;一边是佐助焦躁地四处找寻。这时门被敲响……


听见门响的鸣人与敲门的佐助形成一种事件关联下的时空错觉,一种错误的心理期待。




鼓点仿佛随着敲门声达到最密最高,而这扇门最终打开,出现的却是……一脸红眼大灰狼模样的尼桑(并不







  • 只待成追忆

    在急切的追寻中、焦虑、痛苦的佐助首度回忆起了过往……TV版要比原作更为煽情,更侧重细节,于是我们第一次看见佐助“已失去”的一切。那是异常温馨,又异常悲哀的记忆,那份不安隐伏在鼬忧郁阴沉的眉宇之间,而当时的佐助对此茫然无察……





  • TV版中的小佐助真是可爱到了一个无法抵御的地步,与他酷小孩的现在与冷漠少年的未来形成强烈反差。鼬的温柔更是在一夜间残酷的天翻地覆。这种对美好事物的摧毁,无疑强化了宇智波一家的悲剧色彩。



    通往地狱的门打开,从此一切万劫不复。



    回忆在此戛然而止。仿佛佐助已经不堪忍受这惨痛的记忆。他先前内心焦虑、担忧的活动这时全然消音。一延再延,避无可避的兄弟再逢,以一个极为安静、寻常的方式,最终拉开帷幕,TV版因为两位声优的出色演绎,较画面更能传递这种压抑的力度。

    鼬(淡然而出乎意表地):佐助,很久不见。

    佐助:宇智波鼬……我要杀了你!(nori念出ITACHI的方式真是,无以言喻,佐助压抑下即将爆发的感情呼之欲出)




  • 憎恨与悲哀

    从这刻起,视角转交给旁观的第三人鸣人,而将兄弟二人都置于他的观察之下。这一刻的鼬与佐助,对于他都是全然陌生。而两兄弟之间的对峙,对话框与心理活动都减少到极致。岸本真是没有愧对之前漫长的铺垫,这一幕极静中的爆发,第一次让佐助彻底跳出了平面化的、标签化的傲娇男二身份,他的痛苦与憎恨、随着那一声迸发的呐喊,化成滚烫的、令人心悸的真实呼吸。





    吼着“我活着就是为了杀死你”而狂乱地冲上前的佐助,他的全部憎恨化作的一击却被鼬轻而易举得化解,画面再一次复归凝静的定格。佐助的表情有一个极微妙的变化……


    自以为已经彻底的恨了,信誓旦旦的要杀掉那个男人,临了却是这样一种,不甘中透露动摇,倔强中泄露软弱的表情。你的眼神啊,二助,谁说那是一个彻底的恨着的眼神?



面对双手无法结印仍不肯停下的佐助,鼬以一个无从判断的表情,缓缓开启了月读。即便是复习,我依然觉得鼬做得太狠,太绝决。也许之后逃脱岩蛤蟆时他的虚弱透漏了一丝情报,他已然时日无多,必须迫使佐助去恨,唯有憎恨,才能令悲哀的宇智波一族获得力量……(真tm是被诅咒的不让人安生过日子的血继限界啊摔)





又残忍又温柔的呢喃……




至此,鼬的现身与兄弟重逢以佐助的身心倍受摧残告终。鼬的出现,令佐助浮于纸面上的悲剧身世变成真切的惨烈与痛苦,也赋予佐助触动人心的那一份“特质”,为他不惜一切追求力量,与鸣人的对立冲突埋下伏笔。岸本在铺陈这一幕兄弟再逢中所用的种种叙事技巧可称前所未见(类似的之后还有一次,用在三年后佐助再次现身),其余诸如佩恩那么牛的boss,自来也忽然认着认着就想起那是自己弟子了,铺垫全无,叫人跌破眼镜;纲手姬也就“传说中的大肥羊”而已……




最后……



鼬哥,睫毛膏什么牌子,能私信个么?



评论

热度(134)

  1. 汽水加盐A SMALL TRUTH 转载了此文字